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国学大师王国维的悲情家族学界新闻www.hlmsw.cn,if

时间:2021-04-05来源:虾米文学网

  1927年6月2日,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一代大师王国维在其人生最辉煌之时,投湖自尽,其死因被称为“中国文化史世纪之谜”,至今未有定论。

  王国维是近代中国最早运用西方哲学、美学、观点评论中国的学者,集史学家、文学家、美学家、考古学家、词学家、金石学家和翻译理论家于一身,生平著述62种,批校的古籍逾200种。梁启超称他是“不独为中国所有而为全世界之所有之学人”,郭沫若评价他:“留给我们的是他知识的产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楼阁,在几千年的旧学城垒上,灿然放出了一段异样的光辉。”

  王国维离世后,留下7个子女,但他的后代很少被人提及,也有人称“国学大师后继无人”,感叹没有子孙继承他的衣钵。2011年6月9日,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上海见到了王国维的孙子和曾孙,听他们讲述了王家几代人的坎坷。

  悲观的人生哲学

  王国维的孙子王庆山住在上海虹口区赤峰路一栋普通的民宅中。两间小卧室,一个门厅,房间很紧凑,但收拾得干净整洁。王庆山是王国维次子王高明的儿子,老人已年过七旬,看上去却非常年轻,身板笔挺。他儿子王亮,现任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部馆员,被认为是王家第四代中唯一继承祖业的人。谈起几代人的兴衰,老人很感慨:“可能还是遗传,性格上有相似的地方,我们家的人都不能顺应潮流,把名利看得很淡。”老人拿出收集的历史资料,对记者谈起祖父和父亲的事情。

  王国维1877年12月3日出生于浙江海宁盐官镇,16岁中秀才,被誉为“海宁四才子”之一。王庆山对记者说,海宁是个文人辈出的地方,徐志摩、穆旦、金庸等文化名人都是海宁人。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曾特意走访海宁的王国维故居――坐北朝南的建筑,经过修葺的粉墙黛瓦,前有王国维的中年雕像,瓜皮帽、宽边眼镜、长衫马褂,很有老学究味道。故居前厅正中悬挂着一幅“苍松万年春”图,两边是笔力遒劲的对联:“发前人所未能发,言腐儒所不敢言”,这是郭沫若先生在《评鲁迅与王国维》一书中,对王国维的评价。

  然而,王国维的性格却影响了他的人生。王庆山说:“祖父3岁丧母,29岁时丧父,继母和妻子随后又相继去世。本来他从小就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家庭的变故又增添了许多悲伤的人生体验。同时,那个年代国难当头,他在旧的科举制度下找不到出路,便只身去了上海。”

  1899年,22岁的王国维进入上海《时务报》,在那里,他接触到了西方的哲学思想,并被德国唯意志论哲学家叔本华的悲观人生哲学深深感染。1904年,在经历了茂名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痛苦的思索后,他发表了《红楼梦评论》。文章中,他运用叔本华的悲观哲学诠释了《红楼梦》人物的悲剧命运。在他的解读中,隐含了对人生苦难的体验、对国运衰亡的忧患以及对人民麻木的慨叹。在他看来,人生的本质就是欲望,是生活、欲望、苦痛三者的结合。有了欲望,求而不得痛苦,得到后产生厌倦也是一种痛苦,所以,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追求一种解脱。

  1901年,王国维随著名学人罗振玉东渡日本,从事中国古代史料、古器物、古文字学、音韵学的研究,尤其致力于甲骨文、金文、汉晋简牍和唐人写本的考释。王国维是新兴学科甲骨文、敦煌学的奠基人之一,他所著的《流沙坠简序》、《殷墟书契考释序》、《宋代金文著录表》等,被称为“划时代之作”。

  死因扑朔迷离

  如果说《红楼梦评论》是王国维前期研究的主要成就,那么,《人间词话》就是他创作的辉煌。1902年,王国维因病从日本归国,执教于南通、江苏师范学校,讲授哲学、心理学、伦理学等。1906年,他随罗振玉入京,任清政府学部总务司行走、图书馆编译等职。其间,写就了晚清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人间词话》。作为一部文学批评著作,它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旧文学进行评论。许多人至今仍将其论点作为词学、美学的依据,足见这部著作影响之深远。

  1922年,王国维受聘北京大学国学门通讯导师。第二年,受蒙古贵族、大学士升允举荐,他与罗振玉、杨宗羲等应召任已退位的大清皇帝溥仪的“南书房行走”,也就是每天去南书房侍奉“皇上”读书,所谓王国维是溥仪的老师一说就是自此而来。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溥仪出宫。王国维把这看作奇耻大辱,愤而与罗振玉等前清遗老相约投金水河殉清,但被家人及时劝阻。1925年,王国维受聘清华研究院导师,教授古史新证、尚书、说文等,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被称为“清华四大教授”。

  王国维在清华深得师生敬重,但谁也没有料到,1927年6月2日上午,他8点照常去研究院上班,还和院秘书商谈了下学期招生等事,9点钟,借了5元钱,雇黄包车来到颐和园。他沿着长廊走至排云殿西面,来到临湖的鱼藻轩,点燃卷烟,陷入沉思,不久便投湖自沉。尸检时,人们才发现他的遗书,是写给三儿子王贞明的:“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我死后,当草草棺殓,即行藁(音同“稿”)葬于清华茔(音同“营”)地……我虽无财产分文遗汝等,然苟谨慎勤俭,亦必不至饿死也。五月初二父字”。

  对于王国维的死因,王庆山告诉环球人物杂西宁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志记者,这些年,许多人都在追问这个问题,他们已经不想再提了。在他看来,祖父的价值在学术成就上。不过,他介绍说,据家人猜测,王国维死因大致如下:“可能是病痛,也可能是和带他出来的罗振玉有矛盾,或者是对时局的悲观,以及经历丧子之痛。”

  王国维一生共有两次婚姻。第一任莫夫人,1896年与王国维结婚。1907年病逝于海宁,生有儿子王潜明、王高明、王贞明。第二任潘丽正,1908年与王国维成婚,育有儿子王纪明、王慈明、王登明,女儿王东明、王松明,1965年病逝于台湾。“潘氏一辈子任劳任怨,为丈夫操持家务、养育孩子,是标准的贤妻良母。祖父一生不问家务,家中事无巨细,全归她料理。”王庆山说。

  王国维一生不想让孩子子承父业,并按照实业救国的思想安排子女的未来。众多子女中,王国维最器重长子王潜明,他学业优异,1919年与罗振玉三女孝纯结婚,并通过了香港大学的高等考试,还有机会留英,但他放弃了,听父亲的话进了海关。谁料,1926年,27岁的他因病早逝。这让王国维陷入极大的悲痛。雪上加霜的是,罗振玉闻讯赶往上海,带女儿不辞而别,气冲冲回了天津。王国维写信欲将全部海关抚恤金留给罗家,也遭罗家拒绝,罗氏复信时还将“亲家”改称“静公”,让王国维深感其“蔑视他人人格”。当然,外人现在难以理清王国维与亲家之间的纠葛,但儿子早逝、亲家反目带给王国维的精神创伤确是难以言表的。

  总之,在诸多精神负担的重压下,王国维走上了绝路。他去世后第二年,潘丽正携年幼的子女离开北京搬回海宁。1949年,潘氏带部分子女迁往台湾。

  一对父子,“两个罪人”

  长子英年早逝后,王国维曾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次子王高明,也就是王庆山的父亲身上。王高明1902年3月生于海宁盐官镇,1916年入上海工部局育才公学就读。1920年中学毕业后,遵从父命入上海邮局为邮务生。“父亲那一辈人中,数他天赋最�{,也最爱古籍与诗词,以他的资质和兴趣,如果钻研国学,日久必有成就。但他听从父命进了邮局。”1931年,王高明调入上海邮政总局,1941年升任副邮务长。1949年邮政总局南迁台北,他留守上海,解放后随邮政总局迁往北京,任改组后的邮电部秘书处副处长。王庆山说:“父亲国学功底深厚,当时有钱就买书,还自学俄语,一年不到,就学通了。”1951年,邮政部干部大审查,王高明被定为“特务”。在“反右”运动中,被认定是不宣布的“右派”,强制退职。同年,次子王庆同和三子王庆山均被划为“右派”。谈起父亲,王庆山不免有些伤感。兰州癫痫病医院有哪些“1951年审干运动中,父亲交代了抗战中参加过一个中统举办的邮件审查培训班,学习期间见到过特务头子戴笠,因此被认定为不可靠分子。”

  “反右”运动让王高明一家命运急转直下。正在测绘学院读二年级的王庆山被流放到新疆,一去就是将近40年。“大哥被定为右倾分子送川藏边区连队当兵,二哥在南海舰队鱼雷快艇大队工作,因拒绝揭发好友而被划入反党小组,送广西边远农村改造。姐姐转业去了西安……我们全家在工作学习上都力求完美,作风正派,生活朴实,结果都成了悲剧人物,是性格上的弱点跟不上时代,还是当时的社会必然?我想不通。”王庆山说。

  王庆山回忆说,当时父亲肩头担子最重。母亲是家庭妇女,理解不了残酷的现实,身体垮了,瘫卧在床,四个子女也不在身边,“父亲要照料母亲,一日三餐常常是烧饼加开水。但就是在这样的逆境下,他竟然还完成了百万字的学术著作。”1959年,在友人的帮助下,王高明在中华书局文学组当“临时”编辑,做了大量的古籍点校工作,像著名的《李清照集校注》、《南唐二主词校订》等书,都是他整理点校的。1966年,因“文革”受到冲击被清退。王庆山忘不了,1968年他回家探亲,一对父子,“两个罪人”,相见时都极力回避敏感话题,只说一些生活琐事。分别时,父亲送他到车站,嘱咐他要堂堂正正做人,不要给王家丢脸,谁知这一别竟成永别。第二年,王高明卷入“朱学范、谷春帆特务集团”案,含冤去世。

  王庆山回忆说:“家中当时有一个电子管收音机,其中一个电子管在收发机上可以兼用,属于被管制的无线电器材,于是,这被认定为秘密电台,父亲则是收发报员。持续的隔离审讯和不分昼夜的批斗会,让父亲不堪凌辱。他曾去颐和园祖父投湖自沉的地方想自杀,因游人如织而放弃。当时家里只剩下一间屋,为避免刺激母亲,父亲喝了大量敌敌畏,最后死在院内的厕所里。他‘畏罪自杀’后,家中2000多册线装书全部被没收,其余藏书和历年文章的底稿、资料、集邮册都被焚毁。”

  1979年,王家得到平反。王庆山后来任新疆测绘局管理处副处长、新疆测绘学会秘书长等职,2000年返回上海定居。王庆山说,父亲一生落寞,谢世以后没有任何形式的纪念,骨灰也下落不明,公墓墓穴中只有一副曾用过的眼镜。但欣慰的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父亲当年的学术成就得到认可,这也许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值得后人学习什么

  坐在记者身旁的王亮,很少说话,多数时候都是默默地听父亲讲述。王亮1971年出生,在新疆高中毕业后,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癫痫发作有哪些症状表现,其间对文史研究产生浓厚兴趣,后入复旦大学古籍研究所就读硕士。复旦大学古籍研究所以编纂《全明诗》为主,注重明代文人的研究,但王亮觉得对明代没有太多了解,于是改学古文献。读博士期间,研究的课题是《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王亮曾应邀去美国耶鲁大学,帮助整理馆藏的中国古籍。他还访问了美国主要的东亚图书馆及哈佛燕京等图书馆。在哈佛,他亲眼见到了有王国维亲笔墨迹和收藏过的书,而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图书馆,他还看到了清末民初著名藏书家蒋汝藻后人近年捐赠的古籍,这都令他感慨万分。

  在研究曾祖父时,王亮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曾祖父一生专意于求知,专题研究则是在读书基础上水到渠成,后人往往没有看到他所下基础功夫的辛苦。近年来虽兴起‘王国维热’,研究者不少,但崇拜他而不了解他的人很多,真正研究有素的人很少。研究领域也不均衡,若把对王国维的研究比作耕田的话,有一部分被精耕细作了,但仍有不毛之地。”

  为此,王亮希望能做些基础工作。他曾在北京图书馆查阅王国维的往来书信。王国维写给别人的书信已经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出版,但不完全。“海内外学人和朋友给曾祖父的信很少有人做调查,北京图书馆也没有公布细目。我花了很多时间查阅、抄录,希望以后能陆续整理出来,供学术界研究。”谈起曾祖父对自己的影响,王亮淡淡地说:“可能会有点消极吧。还有就是竞争意识不强,安于平静。”

  王亮向记者介绍,目前王家第二代中,只有姑婆王东明女士尚在,97岁高龄,1953年后在台北县永和镇消费合作社任职20多年,发表了多篇纪念王国维的文章,现住在台北永和市。他曾和父亲多次去看望她。王国维三子王贞明(1905―1998),曾任清华大学职员,后任职于上海、烟台、威海、高雄海关,1949年赴台。四子王纪明(1910―1978),1946年赴台在高雄海关工作。五子王慈明(1915―2010)留在大陆,曾担任四川省人大代表、成都市政协常委、成都市科技协会名誉主席等职。六子王登明(1919―1997),曾任上海医科大学教授、药剂学教研室主任。次女王松明(1917―1979),曾在高雄、凤山等地任小学教员,后在台湾去世。

  在王庆山看来,自己是承上启下的一代,而越往后,王家越是人才辈出。“我们这一房后代的9个子女中,有4个博士,两个硕士。祖父一生甘于寂寞,甘于冷清,即使生活压力很大,他还是愿坐冷板凳,治学严谨,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这是做学问的晚辈今天应该学习的。”(记者 刘畅)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