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散文体小说《走出城中》第二十六章 情愫早生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虾米文学网

期中考试结束后的星期一,开始了上周未尽的调座位事宜,班主任老谢开始在黑板上画出教室座位图,依次在填写名字。上周五例行班会完毕后,班主任老谢收齐了全班每个人写的纸条。而这纸条上正是写的每个人愿意和谁坐的名字,不知道老谢想出这一招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觉得以往的按名次排阵的方法失效了?又或者是不想再按成绩先后让同学进去挑座位给同学压力?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窥探一下每个同学内心的期待和同学关系?楚飞不想去想这么多,楚飞在纸条上写上了“伍月丹”三个字。

然而似乎是上天眷顾了楚飞,看着黑板上的座次表,楚飞揉了揉眼睛,确信没有看错,对,伍月丹右边是楚飞。楚飞心想不可能伍月丹的写的也恰好是自己的名字吧,想起这楚飞心里就砰砰的跳。

第一个星期的同桌,楚飞和伍月丹非常客气,彼此非常有礼貌,他们的感觉和印象还停留在初一下学期前后桌时候的熟悉,而楚飞则是一直在惦记,总是起当初掰手腕子的情景。这个星期,楚飞还被叫出去到西湖校区照了一张“校园五十佳”的合影,因为那边有初三的同学。突然的荣誉让楚飞不明白老谢为什么把他报了上去,而不是刚刚考了第一名的马涛。楚飞记得初一的五十佳选的还是刘菲,当时多么欣羡感觉无法企及的,这这变化真的是太快了。

当楚飞听到伍月丹碎碎语“想和陈芳坐的近些”之后,楚飞果断跟老谢说了,要和伍月丹左右调换的事情,老谢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之后王蔚还特意跟楚飞说道:“看你小子,和伍月丹调换座位是不是想方便她和陈芳交流,而你就和马涛更近了啊。”这次期末选座,马涛在四组,还是和魏浩一起同桌。

楚飞笑而不语。( 网:www.sanwen.net )<颠娴病如何才能快速好/span>

“嘿,伍月丹,你的老家在哪里啊?”楚飞好奇伍月丹的一切,想知道她的全部信息。

“我爸老屋滴原来是在新港滴!”

“新港?我外婆家也在那里!”楚飞感觉和伍月丹好有,她老家的镇子正是自己非常熟悉的啊,楚飞内心感觉这真是天意,他又进一步问道:“那具体哪个村子哪个湾子咧?”

“十伍家。”

“十伍家?不是吧!和我这边是同根同源啊,两千年前是一家!”

“我有印象好像你妈妈不是姓伍吧!”

“对,我妈妈那个湾子姓汉,叫九汉家!”

“九?十?”

“就是,那边很多湾子,同宗族的都分散在不同区域,以数字来命名湾子的。”楚飞开始科普起来:“我听我外公爹说,原来汉家和伍家是一家的,当时秋时期伍子胥与楚国君王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后来伍子胥的后人协助汉高祖刘邦打败了西楚霸王,就被赐姓国姓汉。”

“嗯。确实好巧啊!”

楚飞心里觉得特别高兴,幻想着的伍月丹居然和自己有渊源,似乎感觉和她的距离又被拉近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每天上学,放书包成了一个问题,自己的抽屉放书放不下,板凳是方凳没靠背,看着一组和四组同学靠近窗户而把书包挂在窗户扣,楚飞和伍月丹好不羡慕。

“咦,你看这有个缝。”伍月丹似乎发现了新天地,笑着说。

“哪儿呢?”楚飞不明白。

伍月丹指着他俩课桌没靠紧的间隙,说道:“你个呆子,看这里。”

“这个缝有啥用?”

“说你笨还真是,用来放书包啊!拿支笔来!”

楚飞随手在笔袋里拿出来一直水性笔,癫娴病是否遗传他从没有注意过各种笔的标志牌子,而这只笔的笔夹上就印着“WYD”这三个字母,一直到初三整理笔的时候才发现这支笔曾经陪伴了他和伍月丹的时光。

不知道当时或以后伍月丹有没有注意到这支笔上的字母,应该凭的细心肯定看到过。伍月丹拿起笔就说:“你把咱俩的书包手拉环提出来,背靠背贴着,从桌下穿道上面来,我用笔穿。”

楚飞连忙照做,就发现这个方法真不错,解决了书包无处搁置的老大难问题,但是似乎感觉离伍月丹就有了一段无法靠近的距离了。

“真的可以,你太聪明了!”

以后每天楚飞都比伍月丹来的要早些,因为楚飞离学校近而且有车可以骑,而伍月丹几乎每天都是和她妈妈打电三轮麻木来学校的。于是每天楚飞都首先把自己的红黑色书包外面朝自己方向挂起来,等着伍月丹的到来。当每次帮伍月丹挂上书包之后,楚飞的心里就乐滋滋的,日积月累楚飞挂书包的技术也练得炉火纯青了。有时候伍月丹会冷不丁的来一句“谢谢!”楚飞听了特别不好意思,感觉她怎么又见外了。

五月三十一,这是伍月丹的生日,楚飞其实提前一个多星期就在想送什么礼物给她。想起去年以来,和马涛、王飞、王蔚他们之间互送礼物,表达着最真的情谊。楚飞记得上学期为了给王蔚送生日礼物,和马涛在靠近楚川城门西的鲜花礼品店挑了好久好久,最后选中了一个音乐花球。

楚飞也在琢磨应该送什么特殊的东西给伍月丹,他在几个礼品店里来回走动,琳琅满目光彩照人的一系列玩意,似乎都不能代表楚飞的心意。有时候售货员还会搭讪过来,问道:“小伙子你这是给男生送还是女生啊?”

“女生。”楚飞害羞的小声回答道,他怕被人误解是典型的坏学生。

“给女送的话,看这个撒,大娃娃——”

楚飞连忙癫痫病的怎么治疗摇头,这个大家伙怎么敢拿到学校去。

“那这个相框可以撒!”售货员边说边用手在抹灰,楚飞生气了,卖不出去的东西还给我推销。

楚飞环顾一周,不知所措,突然,紫色,对,有一天晚上问过她喜欢什么颜色,她说是紫色。终于在柜子的最后面,楚飞发现了一个灯座,灯座上面是一箭穿心的造型,而那颗饱满的心就是紫色。当要求售货员拿来电池之后,摁下开关,发现这颗心还能随着轴转动,洒下紫色的星光,贵族气息和神秘气息十足。楚飞非常高兴,就说要了,顺便让卖家精装一下打包,还要了一张贺卡。

当周末回来的时候,楚飞在贺卡写下了WuYuedan,HappyBirthday!的英语贺词和一首隐晦的英文诗。写完了就放在了和礼品盒子的一个袋子里,打算明天带去学校给伍月丹。

万万没想到的是,楚飞发现汉贵娥和楚国平翻过了这写的东西,因为楚飞想起晚上些汉贵娥还跟自己问了那本英汉汉英词典在哪的,加上书桌上有着笔记的白纸。楚飞拿起铅笔在白纸上涂画了一片,看清了歪歪妞妞字母组成的单词,正是楚飞写的那些。

楚飞猛地把房门一摔,惊得楼都差点震动起来。楚飞实在是受不了了,无比的生气,发誓再也不想和他们说话,心里质问道怎么有这样的这样子做。

当告诉伍月丹给她买了生日礼物的时候,伍月丹表情很自然,既没有很高兴的神态又没有显现出紧张,对楚飞说:“好,谢谢,放学跟我一起往行政楼走吧!”行政楼是伍月丹每天走过去跟她妈妈汇合一起回家的地方。

这一段时候,楚飞看了很多书和,有《雷》、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还有《伤逝》等等。看了这些悲剧色彩的文章之后,楚飞心底似乎情有了新的理解。他认为鲁侍萍在男权社会中经济上的不独立,使她处于被依附被附属的地位,鲁侍萍从没意识到这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些而认为才是她的全部;他感觉到了杜十娘抱持宝盒江心一跳控诉负心汉的刚强与坚定;他也渐渐明晰了“人必须着,爱才有所附丽”的现实意义。

有一天中午,唐亚帮忙传来了一纸条给楚飞,说是王蔚给的。楚飞向往常一样打开,上面写着:

SuddenlyIthinkofonedayyousaidyoutalkedwithWYDalleveningclass.Yousaidyouwilltellmewhatyoutalklater.Now,canyoutellmeIwanttoknow.WW(王蔚)

而最后的王蔚两个字,楚飞发现明显不是王蔚的字迹,而且她也不必要画蛇添足的在WW简写落款之后再写。仔细一看,楚飞看出来这是唐亚的字迹,刚刚还听到唐亚说道“WYD就是伍月丹”的小声音,楚飞瞬间觉得这些话给泄密了。

楚飞没有回复,因为他不想再多说,也不愿意透露昨天晚上跟伍月丹聊了一个晚自习的内容。因为是物理晚自习,楚飞和伍月丹他们俩把物理大书立在了桌面上,躲在书后面就开始安全的说起话来。

这次说话,楚飞聊天侃地,从天文说到了地理,说的到了兴致上还说了班上同学间的一些关系和一些事情。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和王蔚的好关系,还说和王蔚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彼此都知道很多秘密。

“那你知道她什么秘密呢?”伍月丹也是好奇。

楚飞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危险的开始,“她说过她喜欢王宏。”而王宏则是三班的一个帅气男生,他有着常人身上没有的气质。

“还以为她和马涛关系不一般呢!”

“在我感觉是马涛对她关系不简单。”楚飞尽力解释到。

……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