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半山听雨》黄爱和散文随笔集

时间:2020-08-11来源:虾米文学网

2019-06-14 16:10 关键词:散文随笔 分类:散文随笔 阅读:879

CNR艺述盛大推出年度散文佳构

《半山听雨》

游息于人文圣山的心性之作

被誉为零度写作的散文典范

陈政老师称之为“荆山之玉,灵蛇之珠”

胡啸先生誉为“陶公以后不寥寂”

《半山听雨》是庐山作家黄爱和老师的一本散文漫笔集,该书是作者近两年退居后对故乡山川的回忆,对人生志趣的兴趣与哲思,以及对艺术等多方面的思考,言语凝炼而富情感,意趣活泼而不乏高雅。

全书布满糊口情趣与伶俐,提倡一种人文圣山的禅意栖居,同时在散文写作上具有非常有益的探索,被里手誉为零度写作的散文典范。

该书由江西人民出书社出书刊行,全书17万字,是闲居山林的人生感悟,是艺术糊口的禅放心修,也是中小门生散文写作的上好范本。

黄爱和,字中和,号抱一,网名庐山樵,平生好制砚台,以古老文明入砚,崇尚宋明简洁砚风,为藏家所重。

现为中华炎黄文明研究会砚文明联合会名誉副会长、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西诗词学会会员、中国金星砚文明研究会会长,现有庐山砚人草堂为玩砚赏砚、书法及诗文交换平台。著有诗集《庐山砚人草堂诗词抄》、散文集《半山听雨》等。性好山川,偶然为文。

《半山听雨》序

砚人草堂的“屋漏痕”

文/陈政

先诠释两个名词:砚人草堂、屋漏痕。

所谓砚人草堂,乃庐山脚下一处房舍。仆人庐山樵,本名黄爱和。平生好制砚,尤好制砚铭。他说:“砚人草堂为玩砚赏砚、书法及诗文交换平台。”

玩着赏着,砚人草堂仆人忽然要出书了,约我与之为序。

细读《半山听雨》文稿后,忽然就有了“屋漏痕”这个词了。

“屋漏痕”为书神通语。比方用笔如破屋墙壁间的雨水漏痕,其形凝重天然。陆羽《放心素与颜真卿论草书》载:颜真卿与怀素论书法,怀素称:“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效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如壁坼之路,一一天然。”颜真卿谓:“何如屋漏痕?”怀素起而握公手曰:“得之矣!”又,姜夔《续书谱》称:“屋漏痕者,欲其无起止之迹。”

欲其无起止之迹,屋漏?之真谛。赛过奇峰夏云。

黄爱和对山川,是真爱。

他每日的糊口去处,差未几与陶渊明同步。

魏晋期间,人们寻求永生不死之药。于是炼丹。吞丹以后,药力足猛,内心灼灼。于是去风中寂跑,谓之行散。

黄爱和逐日“行散”。

一小我漫步。

在山间漫步,在水边散步,在纸上砚上漫步。

依我看来,他这类“行散”,是在韶光的风尘中寂跑。

禅宗有类“三境”之说。以“落叶满空山,那边寻行迹”为第一境;以“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为第二境;以“万古漫空,一朝风月”为第三境。

我们姑且将《半山听雨》,算作是黄爱和说的:“择一处山川渐突变老”的心路历程纪录,从这一角度看,他是离禅宗类“三境”最近的人。

离人群远了,山水便近了。

黄爱和笔下的鸡鸣犬吠,袅袅炊烟,树上那一枝一叶,纵使枯萎,也那样让民气动:俊朗而强硬,有寥寂男子的味道。

他说:“室内传来《半山听雨》的古琴曲,舒缓而文雅,清晰又模糊,与窗外的风雨和声一起,构成‘天人合一’的天然之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感受这类人与天然的音乐羊癫疯患者日常的饮食原则,第一次将心安顿在如此的天籁当中,而任由风飘雨吟。由此我想,本来大自然不乏吹奏高手,只是鲜有聆听之心。一个把大天然当作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人,天下离你更近。”

当下,另有几小我能像黄爱和那样,在半山中,认卖力真地听完一场雨呢?

他读李渔,读张岱,说王铎,谈白居易。天然心如止水,天然诗意盎然。

横塘,是黄爱和的故乡。在他的笔下和心上,赛过唐诗宋词里的横塘。

他说:“沿庐山山脉南望,其它脉不断绵亘数十千米,至丫髻山作了个小小的平息,然后,又继承向四周延长。其山势也和缓了,其水流也迟缓了,两边树木和庄稼生气勃勃,显得特别生机,恍如地皮有甚么奇异的魔力,让统统生命都布满生机和激情。顺流而望,就是烟波浩渺的鄱阳湖了。”

如此的笔墨,看起来平实,实在是很搧情的。

无言独化是中国现代哲学用语。是说事物不假外力,亦无内因,自行存在,自行变革。《庄子齐物论》:“吾有待而然者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 晋 郭象 注:“若责其所待,而寻其所由,则寻责无极,卒至於无待,而独化之理明矣。”

六合有大美而不言。这类美,人类好像无法经过常识去把握,而只要存心灵去体会。

孤芳自赏就是无言独化的一种。

我设想,他的院子里到处都有石,可略坐,可鉴赏,可把玩。远处的境地里,有养的鸡和鸭。清晨,小鸟窗前叫着,很婀娜,很傲骄,那啼声带着色彩,斑斓得让人怦然心动。

在夜里,有蛙声。而蛙声于黄爱和而言,常常挂在耳垂前面。一小我在听的时候,就有些辛弃疾或齐白石听取蛙声的意趣了。

由于近,故听得格外逼真。

蛙声中:亲人们近了又远了;蛙声中,光阴远了又近了。

我料想他在雨天听蛙,能否忽然就会增加几分孤寂和芳香呢?蛙声与雨声相伴,是一种甚么样的体验?这雨,这半山,这格外的孤单,连回忆与追思速率都慢了下来。蛙声,会不会悄悄地合着雨声的节拍,诉说六合的苦衷?

另有风的伴奏,另有水的和声,另有松涛的低吟。

一滴,又一滴;一下,又一下;一年,又一年。我信赖,那半山的雨,就像禅寺的钟声,会刻出内心的柔嫩,外表的刚強。

茅舍赶上雨,肯定会留下“屋漏痕”。由是,《半山听雨》所带来的视觉效果一定是:茅舍里“屋漏痕”,在悄无声气地绘制着一小我的山居光阴。

其实不是每一小我都能听得到枣雨的,其实不是每一小我都能听获得鸟语私吁的,灵性这物品,求不得。

从山到水,从水到云,从云到山。

大面积、长时候的长相厮守,以心换心,从相互到相互,从对岸到彼岸,各自都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青苔凉透了我的心田。”

我想能够在半山常常一小我听雨,那末,听本身,就是境地;当然,期待也是境地;再之,细细地品尝,还是境地。

表面雨甚么时候停了?

去摄影,三棵树前、老门前、横塘前、南山下。

我读《半山听雨》,整体感觉是;少了一些五彩缤纷,多了几分沉潜之气。

砚人草堂仆人之叙,语感端庄、简朴加夷易,看不到一些人常有的无病呻吟,或少见多怪。

一息尚存,从吾所好。正是砚人草堂中“屋漏痕”的核心品格与寻求。

(作者为著名作家、墨客、文明学者)

名心退尽道心生

文/吴伟柱

爱和老师的散文漫笔集《半山听雨》排印期近,嘱我写几句话,故乡之情、同窗之谊,让我怅然为之。

首先道贺鸿文出书。这本文集,是作者童贞作,意义不统一般。我与爱和是老同窗,相知多年,有许多配合爱好,很有高山流水之情。这些年,由于工作关系,老是聚少离多,却也有着淡水之交。他从黉舍开始,就对文怎样根治癫痫病学、书法有浓重兴趣,年青时顶了个“秀才”名,后在构造工作,也多是深耕笔墨。几年前其退线失业,有了更多时候思考,寄情笔墨。今读之漫笔散文集,更增加我对爱和先生几份感念。

爱和是个情种。对糊口布满热情,对事业布满激情,对朋友布满情感。素日的他,沉寂而不事张扬,却总喜欢深入里弄冷巷,半山旷野,逛逛停停,常能于平常处悟得糊口真谛。把对故乡的酷爱、对亲朋的情素以及对人生的感悟,付诸笔端,寄予真情。尤其退线失业后常邀密友外出游历,或临山,或观水,喜欢把游历中的见闻情感赋以笔墨。他文笔轻松,文思泉涌,能把糊口和艺术有机联合在一起。他写散文漫笔,也写诗,每每是生活中的点滴,信手拈来,既活泼活泼,又富于哲理。如写糊口中的庐山:远山春景绘图难,亦真似幻落日残。常爱家山无俗韵,一抹墅影碧中看。再如写庐山东林古镇喝茶赏雨:楼台隐约尺八箫,疏雨横斜佛影遥。慢煮陈茗分盏细,回甘渐味是清喉。可见是个散淡无争的人。有了糊口的经历与沉淀,因此文词丰富,情感竭诚,意境高远。

爱和确实风趣。他的“三趣”给人印象深入。一是砚趣。爱和潜心于本地国家级非遗传承项目——中国金星砚制作技艺的汇集整顿和开辟,写了一系列的作品,又主动与外界搭建起交换平台,为金星砚的宣扬和开辟倾泻了很多心力,也获得了不俗效果。对古老文明的酷爱与保持,以至到以后把本身与砚台对应起来,融志趣、爱好过意趣之中,也应了他本身的那句话:“如果把一件事物与一小我的运气相对应的话,我想,和我相对应的一定是砚,也只能是砚。”二是墨趣。从门生时代开始爱和就爱好书法,青年习楷,后多作行草。行草是最适于人之脾气的抒发与展露。爱和书风从来雅秀沉稳,无急躁夸耀之气,其心性的平和朴实可见一斑。三是茶趣。爱和老师素日里喜欢喝茶,也常邀三五密友一起喝茶谈天,对中国茶文明很故意得。“闲赋东皋已月余,草堂无碍雀罗枝;午窗残梦归云靄,打水烹茶煮沸时。”从他的诗和自撰联“喝茶泉堪煮,观石砚欲言”的联语中便可窥伺出他对砚、茶和书法的道行匪浅,同样成就了爱和老师的“三趣”。

从退居后的志趣挑选,到交友的朋友与笔墨的述作,都能看出,他更多的是在培养本身的意趣和净化本身的心灵。如清人张船山所云:名心退尽道心生,如梦如幻句偶成。天籁自鸣天趣足,好诗不过近情面。以是,名心退尽,便道心渐成,放下功名,走向天然,于山川入耳取天籁之音,享用天然之趣,想来这既是为文的磨炼,也是为人的修行。爱和老师有着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在领导岗亭多年,始终坚守初心,一贯秉公办事、清廉自律、囊空如洗。即就是在日常的交朋结友与情面来往中,也从不占别人的小廉价。爱好普遍、情操高雅,对琴韵书声皆有研究,对人文风俗很故意得。他爱好拥抱天然,放飞心境,既有斗酒诗百篇的才思与雅量,又有踏遍青隐士未老的英气与壮志,更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澹泊与清趣。

我特别喜欢《半山听雨》中的那种放下与超然,融入大天然中的人生体悟。一本书,能给人分享一点启示,就是胜利。能鼓励人们对美妙糊口的神往,就是好书。我对这本散文随笔集有着一样的期待。

是为序。

2018.6 于南昌红谷滩

(作者为中共南昌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黄爱和签售《半山听雨》

热情读者与黄爱和合影

《半山听雨》部分作品选摘

沿河两岸的村庄如珍珠般散落,天刚一亮,村里的鸡鸣犬吠声不断,村中屋顶的炊烟先是从一家矮屋的石瓦缝中冒出,恍如从草垛后暴露村童的脸,观望着四周,接着,又一家屋顶冒着,炊烟在空中袅娜,翻转着柔柔身姿,与早上潮湿的氛围和为一体,与另外一家腾起的炊烟融会,与村中的树木融会,与屋顶飘过的晨雾融会,由青变灰,由浓而淡,与村中不断重生的炊烟连成一片,远了望去,如张大千的泼墨山川,浓淡相间,水墨江南,这是暮春三月的一个清晨,我的故乡逐一横塘给我的影象。

——摘自《一夕横塘是故乡》

四川治癫痫病什么医院好

室内传来《半山听雨》的古琴曲,舒缓而文雅,清晰又模糊,与窗外的风雨和声一起,构成"天人合一"的天然之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感受这类人与天然的音乐,第一次将心安顿在如此的天籁当中,而任由风飘雨吟。由此我想,本来大天然不乏吹奏高手,只是鲜有聆听之心。一个把大天然当作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人,天下离你更近。

——摘自《半山听雨》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临时浸淫在这些带有体温的砚石丛中,我亦恨不克不及化身万万,一砚一身。砚台漂亮的弧线,亦如本身站在风前愈来愈文雅的姿势,赏着石材的肌理和纹理,恍如本身平和的心中又小有微澜,砚石的色泽和精致的触感,又恍如把本身带回到非常温顺的旧乡。彷徨或躺卧在四壁成砚的六合之间,又恍如置身大天然中,天天聆听着大丛林吹过的风响,群山中飞动的流云,及以田间的虫唱,林间的鸟鸣。天天为其扫除、去尘,像农人数点着本身圈养的牲口,像将军集训着自己的兵士。

“曩昔伫足不去,将来不来,

我是‘现在’的臣仆,也是天子。”

——摘自《我生为砚》

生命是条河道。糊口中的点点滴滴,散如河水中的石子,光阴的风霜雨雪不断腐蚀、洗涤、磨励,从棱角清楚到纹脉历历,从奇形怪状到圆融丰润,统统都彰明显生命的曲折曲折与辉煌辉煌。每一小我都有属于本身的一段韶光和景致,不管你当时是满意失意,顺风逆境,魁岸低微,那段韶光已属于你,终有一天,它将定格在你生射中的某一段河床。待回忆从来,本来生命在我们所谓“失意”的时候亦鲜艳如火,两岸的风景仍然炫丽多姿。你只要跳出局外,才能看清当时的模样。如果你能站在某个高处、远处,你也许能像端详别人一样望着本身。如果你能把失意活成满意,把逆境活成诗境那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愚人回忆看时,收回如此的感叹。

——摘自《一小我的群山》

我家的后院有一条曲折小径,那是通往远山的小径,也是母亲的小径。在我的影象深处,这条小径与母亲平生的劳顿生息牢牢相连,我曾无数次在这儿目送母亲迎日而往,也曾无数次在这儿期待母亲踏夕回归,一天天的目送与期待,一年年的守候与期盼,都融入到方圆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当中。

——摘自《母亲的小径》

结一庐草堂,半旧的小院,石砌的甬道,苔藓历历,藤葛渐渐,芭蕉含露,枇杷叶黄。班驳碎影下的躺椅,慵慵懒惰成自在的模样,一炉火悠然煮水,一缕烟婉然生香,一本书无意的读,一盏茶无味的喝,有猫松真,绸缪成曲,随便地瞌睡,知名的小狗,不近不远,悠悠地观望。院门半掩,花事半开,壁悬书画,室陈石砚,鸟鸣芳树,鱼游细池,闲吟风月,醉泼山川。春季可访桃源桃花,炎天可观飞瀑飞仙,秋日可探芦花芦影,冬天可静待雪夜雪原。天天日夕同享早霞夕雾,晨钟暮鼓,一年四时变更山光水态,景致景点。穿着粗襟布履,轻松走在石街曲巷,看市人在树荫下,鼓楼前,常衣燕服,吹拉弹唱,咿咿哑哑,把个西皮二簧归纳成清风流水,屡见不鲜,像昆曲之于江浙,秦腔之于西北,西河戏也是本地人的昆曲秦腔。

——摘自《择一处山川,渐突变老》

东篱下採菊,採一天黄白相杂的星斗,採一筐渐突变浓的秋色。眉宇间,举止间,襟意间澹泊而从容;见南山更悠然,风细细的吟,云淡淡的远。一径荒寒,曲折于南麓垅亩之间,绵亘数十千米,或宽或窄,或断或连,每于重阳前后,一夜之间,满坡满畈的细碎小花全开了,有黄的,白的,微粉,淡青,金风一动,亦如长长的溪流滚起万千波澜,远了望去,那股色浪,从云层涌起,逐白波而来。待及近细观,又是“草色青青近却无”般,零分离作飞萤,那里一朵,那里一丛,在路旁,在崖际,在今朝,在方圆,极富情趣和兴味。这些细碎的花儿,从来闲处低微一隅,自开自落,自有自无,无需浇水施肥,无需登堂入室,春去秋来,寒经暑往,低微而不自大,渺小而不自小,岁岁年年,无迎的来,内蒙古哪里能看癫痫无送的走。

——摘自《采菊》

一小我走向山中,恍如与群山有约,统统都是最精致的支配。冬日的寒山葱翠,草木其实不是木叶尽脱,很多的树木仍然葱茏。全部山中的风景,似半通明的纸,模糊中显露出些昔日难得一见的静美,阳光从树隙中显露出,照在积叶的丛林,班驳而庞杂,与秋日相较,多了份沉寂,少了些空明。枫叶如火后未烬,继承着她辉煌的风韵,远了望去,与青葱的群树相杂,构成多姿多彩、花团锦簇的冬山形象。一些爬山者与旅游者投来惊羡的目光,更多的是用手机或像机留下难得的印记。"但爱金秋十月天,枫叶如花醉如眠。为恐路人赏不足,且将岁华再延年。“也许北国早曾经是雪窖冰天了吧,这儿还仍然是一片烂缦秋光。

——摘自《读山》

帖者,前人之手札或手札也,是写给远道的朋友看的,也许是写给本身看的,因此,其心至率,其情至真,其书至善,其境至幽。谁料,急忙几笔的便简,却被百千年后的后辈所窥,一读再读,一摹再摹,便成典范,奉为法帖。尽管一传再传,遗形取貌,几近失真,但从笔画腾挪,行文遣句中,多少能管窥出前人文雅的书法与清雅的文法,更多的是他们娴雅的糊口情趣与浪漫,因此前人手札手札,最为天然率真,最为妙绝。

——摘自《快雪时晴读佳帖》

天天早起,烧水,清杯,沏茶,看轻烟缭绕,水气氤氲。铁壶煮水,嗞嗞作响,轻启茶罐,细分茶末,闻一缕茶香,辨一抹茶色。壶水沏茶的激动与声响,第一缕晨曦透窗后晃悠杯盏中的水温汤色,碧绿、金黄、橙褐,紫砂细壶,青花杯具,麻衣素裳,盘坐蒲垫,眼似微闭,神有遐逸,满壁书卷,或砚或帖,窗外花香鸟语,春光如泄,门前一联赫然在目:端居观众妙,默坐引天和。

一杯在手,一册展卷,读几行笔墨,想昙花一现……

——摘自《汲泉》

所谓砚道,不过砚质优良,刻制精微,雅缀诗文,以砚观人,反应砚人平生经历、才思、气味、品格乃至体温和生命,人等于砚,砚等于人,人砚一体,天人合一而已。十砚轩中的藏砚气味古雅,格调神异,为砚中神品。黄任平生,全部的才干、精神、经历和情感都是为砚台而生,他的高格,成为后代藏家的风仪和标杆,实在的天人合一,人砚一体。

——摘自《砚道》

艺术是甚么?艺术甚么也不是,可甚么都包括。艺术是夜的星空,永远闪灼着阔别现实的幽邃梦乡,艺术是一杯排解内心愁闷的苦酒,全部的欢笑和泪水都留有屐痕到处,艺术是一股久储于胸,积贮待发的滔滔江流,或奔或走,或吟或啸,或疾或缓,或顿或措,每一经过,都是寂静后的群山雄伟。"回忆历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五百年后的我好像读懂了昔时王铎艰难苦恨繁霜鬓的挑选,套用时下一句盛行话语:糊口不惟一面前的苟且,另有诗和远方。

——摘自《一笔扛鼎说王铎》

对于湖上笠翁老师而言,他的平生不过是活成了"闲情"二字。他的戏为闲情而演,文为闲情而述,居因闲情而往,食因闲情而生,情因闲情而发,心因闲情而安。与其说是闲情偶寄,不如说是平生痴绝失业情。就连他的名字都那末"闲而适之"。

——摘自《平生痴绝失业情》

随园是他生活的家,也是他打造的精神天下。用他本身的话来说,就是用他的官帽换得长住随园。他全部的糊口和精神活动都与这个园子有关。在园中,“吟咏其中,广收诗门生,女门生尤众。”一部《随园诗话》二十六卷,选诗近七千首,入选墨客一千九百多人,几乎成了乾隆年间的诗歌总集,携诗求入选的墨客大有人在,由此也建立并稳固了他在诗国中的魁首职位,这个假造国度里的领袖。

——摘自《且随性灵说子才》

------分隔线----------------------------